廈門一市民稱網購兒童手表手機爆燃

2017061611:39

html模版廈門一市民稱網購兒童手表手機爆燃
訂單顯示,2015年8月16日,鄭女士在淘寶威薩數碼專營店買瞭一塊“清新綠(升級版)”亦青藤兒童定位手表手機電話,價格為267元。商傢稱,在還沒有鑒定手表手機爆炸自燃是否屬實的情況下,他們就積極這樣處理,是不想事情擴大化,引起消費者不必要的恐慌。


原標題:廈門一市民稱網購兒童手表手機爆燃



爆炸被燒毀的手表



鄭女士購買手表的淘寶訂單



被燒瞭的手機盒和手機殼

“兒童智能手表手機竟然也會爆炸,真是太嚇人瞭!”昨日,想起3月6日凌晨發生的可怕的一幕,廈門市民鄭女士仍心有餘悸。當日凌晨2時許,她為兒子網購的兒童智能手表手機突然在床頭櫃上爆炸。

“太危險瞭!幸好當時表沒有帶在孩子身上。”鄭女士給東南快報記者發來手表爆炸燃燒後的現場圖片說。

“我兒子班上有一半的孩子佩戴瞭這種手表,如果這種手表質量有問題,這會危及到多少小朋友啊!”鄭女士說,這個3.15,她不僅要為自己維權,更是要為所有有孩子的傢庭維權。

放在床頭櫃的手表手機爆燃還燒瞭邊上一包紙巾

“去年8月,我在淘寶威薩數碼專營店給兒子買的這款定位手表手機,想這可以更方便知道孩子在哪,聯系溝通省事兒。”鄭女士將相關淘寶購買訂單和截圖,發給東南快報記者,還發來瞭很多手表手機爆炸自燃後的相片。

訂單顯示,2015年8月16日,鄭女士在淘寶威薩數碼專營店買瞭一塊“清新綠(升級版)”亦青藤兒童定位手表手機電話,價格為267元。

“這塊手表才用瞭半年多,放在床頭沒人動,竟然自己爆炸瞭,你說有多可怕!”鄭女士說,“當時我就聽到一聲輕微的爆炸聲,接著我老公說床頭櫃著火瞭,他連忙爬起來撲火,床頭櫃上的一包紙巾也燒瞭起來,濃煙彌漫瞭整個房間,我放在邊上的手機都要燒著瞭,塑料手機殼已經被煙熏黑瞭一半,後來手機還拿去修瞭。”

鄭女士慶幸的是,當晚這塊手表手機是放在自己床頭櫃上,孩子睡在另一間屋裡。不然,萬一孩子沒及時發現著火,後果不堪設想。

鄭女士說,此前她也看到過不少關於兒童智能手表手機安全存在各種問題的報道,但危險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她還是嚇蒙瞭。自己給孩子買這種手表,那可是給孩子安瞭個定時炸彈在身上。

兒子的手表手機爆炸後,鄭女士趕緊在兒子所在幼兒園的班級群上發佈瞭消息。“我兒子所在的大班共40人,有20多人都有戴瞭這種手表手機。”鄭女士說,當時自己有些嚇傻瞭,加之手機也放在床頭櫃上受瞭影響,一時死機,她沒來得及拍下當時手表手機爆炸後自燃的現場畫面。

鄭女士的經歷引起瞭兒子所在幼兒園的重視。3月11日上午,廈門湖裡區背包熊幼兒園在園內張貼瞭一張紅色通知,希望傢長們暫停使用孩子的定位手表手機,還附上瞭鄭女士提供的手表手機爆炸燃燒後的圖片。

商傢質疑手表手機是否真是自爆自燃?

鄭女士說,手表手機才用瞭半年多就突然爆燃瞭,她懷疑這手表的質量有問題。事發後,她上淘寶找商傢問責,並向天貓提起訴訟。但她對商傢威薩數碼專營店處理此事的相關人員的態度十分不滿。

鄭女士是去年八月買的這塊定位手表手機,事發後,她想去淘寶上發表評論,提醒其他傢長。可因為購買時間太久,她已無法直接在自己的購買記錄後發表評論,她又托朋友用另外的淘寶賬號,再買瞭一塊相同的手表手機,然後在購買記錄後附上差評和手表手機爆炸自燃後的相片。

“我原來買的時候要267元,現在買竟隻要68元瞭!”這個價格差異,令鄭女士感到吃驚,也讓她愈發質疑巨大差價下產品安全質量如何能得到保証。

鄭女士的做法引起瞭商傢不滿。威薩數碼專營店趙經理解釋,鄭女士一開始找他們溝通時,他們就表示核實清楚後,會承擔責任對她給予賠償。3月8日,商傢為息事寧人對此事進行瞭積極處理。本著對消費者信任的態度,他們在鄭女士未提供手機維修清單等情況下,往鄭女士提供的支付寶賬號全額退還瞭手表手機購買款,並另外支付瞭500元作為賠償。

商傢稱,在還沒有鑒定手表手機爆炸自燃是否屬實的情況下,他們就積極這樣處理,是不想事情擴大化,引起消費者不必要的恐慌。但沒想到在還沒調查核實清楚前,鄭女士卻讓朋友給瞭假地址來購買他們的手表手機,在貨還沒收到的情況下給瞭他們差評,還配發瞭那些手表手機燃燒後的圖片。

威薩數碼專營店趙經理說,鄭女士曾多次向他們索賠6000-10000元。趙經理說,從購買記錄來看,這塊手表手機已用瞭7個月,而鄭女士所提供的手表手機燒毀的圖片,表帶內外側是嶄新的,幾乎沒有任何佩戴過的痕跡,趙經理對這是否是從他們那買走的手表手機提出疑問。

“兒童佩戴個把月,手表手機就很臟瞭,戴瞭7個月還被火燒過瞭,表帶竟然還是全新。”趙經理表示很不解。

趙經理解釋,手表手機裡電池有電路保護,除非進水後充電會造成手表發燙,但也不至於產生如此大且長時間燃燒的火。趙經理還疑惑,既然手表手機爆燃,還把紙巾和蘋果手機都燒瞭,為何火卻沒有燒到表帶?為何手機塑料外殼沒有融化甚至沒任何變形?

在與鄭女士的溝通中,趙經理覺得對方始終都是想獲取6000元精神賠償,並使用各種手段向他們施壓。“對這種行為,我們也已報警。”趙經理坦言,雙方已經無法友好溝通協商,他們已經開始走法律程序來解決此事。

【1】【2】下一頁